首页 >小吃

南瓜的吃法南瓜两吃图

2019-05-13 16:28:06 | 来源: 小吃

1 : 南瓜两吃(图)

主料:南瓜

辅料:百合、西芹、红柿子椒、柠檬

调料:盐、鸡精、香油、橄榄油、沙拉酱

烹制方法:

1、将南瓜蒸熟后,加少许水、橄榄油用搅拌机打成南瓜酱,再加入沙拉酱、橄榄油、柠檬汁、盐调匀浇在准备好的蔬菜上便可;

2、将柿子椒、西芹、南瓜分别切成块,坐锅点火倒入水,将原料放入煮熟,捞出控干水份,加盐、鸡精、香油拌匀便可。

特点:平淡爽口,营养丰富。

2 : 每天吃南瓜

“营长,子弹打完了!”

又1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,瓜娃子习惯性的清算弹药,可摸遍了全身,也找不出1粒子弹了,最后1颗手榴弹也已刚刚投向了敌人,正由于这颗手榴弹恰好落在了冲在最前面的几个敌人之间,横飞的弹片与爆起的气浪吞没了这些敌人,后面的遭到惊吓,顾不上身后疯狂挥动着的手枪的恐吓,落荒而逃,才使瓜娃子已上挂上枪尖的刺刀没有派上用途。

刚刚被1块弹片击中腹部的营长,忍着撕心裂肺的疼痛将流出的肠子塞回腹腔并用绑带扎紧,他艰巨的支持起身体,朝瓜娃子招招手,“瓜娃子,过来。”

只要看到瓜娃子,营长就会想到他那个分手时还在学堂上学的不满16岁的弟弟,山外刚刚传来的消息,弟弟、mm、妻子还有父母,都由因而红军家属而被杀害了。

瓜娃子知道营长这几天心里难过,见营长招手,他乖巧的依偎过去,顺手帮营长理了理军装,那灰色的军装浸渍着血污与汗水,到处是弹片与树枝的刮痕。

靠在如兄长般的营长的肩头,1直紧绷着神经的瓜娃子感到了轻松,他不由深深的吸了口气,在弥漫的硝烟中,他居然嗅到了南瓜汤的甜香,这甜香逗引得他本已饥肠辘辘的肠胃抽搐起来。( 文章阅读: )

“营长,昨天送信回来,我绕道去分给咱家的那块地看了看,瓜秧开花了,就要结南瓜啦!”瓜娃子沙哑音调里充满了快乐。

营长拍拍瓜娃子的肩膀说,“好啊,等结出南瓜,给你放假,陪爹娘好好喝顿南瓜汤。”遭到瓜娃子欢快情绪的感染,营长仿佛忘了伤痛,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听说能休假回家喝南瓜汤,瓜娃子蹦了起来,他捡起1根树枝,在地上1笔1划的写出,“打倒资本家,每天吃南瓜。”

“看,营长,你教的这些字,我都会写了。”

“都写对了啊,好样的,瓜娃子!”

营长不知哪来的1股气力,猛的用力站了起来,他半搂半撑着瓜娃子的身体,满是血污的脸上,亮闪闪的双眸流光溢彩。

超出营长的肩膀,瓜娃子看到远处1片白色快速的向山上蠕动,“营长,白狗子又上来啦!”

营长满怀怜爱的看着虽已满18、却由于营养不良而瘦弱的身材看上去象是不到15岁的瓜娃子,从后腰抽出1颗教导员临牺牲前交给他的手榴弹。

“瓜娃子,阵地上就剩下我们俩和它了。”

“营长,我明白了”,瓜娃子脸上放出坚毅的光芒,“把它送给白狗子吧,我有这个”,瓜娃子晃晃手中已上好刺刀的枪,枪尖在阳光下如荡漾着的秋水,摄人心魄。

“好啊,瓜娃子”!遭到瓜娃子的感染,营长英气万丈。

营长改变了本来将最后1颗手榴弹留给自己和瓜娃子的主张,他将手榴弹交给瓜娃子,左手抽出头部还在汩汩往外冒着鲜血的小号手身下的长枪,右手挂上刺刀,其动作的纯熟1如军校里的千百次的训练与重复。

眨眼间敌人已逼到了近前,营长和瓜娃子最后扫了1眼阵地,阵地上满是各种身姿倒下的战友,他们的头部1律朝着前方。

瓜娃子用力扔出手榴弹,在弹体爆裂、硝烟腾起的瞬间,两道寒光,如两支射出的利箭,啸起1阵狂风卷向敌群……

1阵从丹田深处迸出的吼声,在山谷里阵阵回荡,“打倒资本家,每天吃南瓜!”

2014年8月2日,1群身着干净整洁红军服,头戴8角帽,脚穿皮鞋或运动鞋,颈脖处系着意味着勇于牺牲的红丝带,偶尔喝口手中的矿泉水,不时翻看着的人在黄洋界参观学习,他们刚刚在记念碑前豪情满怀的吟唱《西江月》,在挑粮小道徒手完成了不到百米的体验,此时正参观营房。

其中1位忽然有了主张,“哎,你们瘦子来合个影,营养不良啊,象真实的红军战士”。因而78位身材苗条的,响应着号令,兴高采烈的在当年的红军营房前摆起了造型。

另外一位刚合完影,兴奋还没有从脸上退去,“你们胖子们也该合个影,你们象是投读诚过来的,要不就是起义的”。.因而又上去67个满是富态的,在红军营房前逞现着身材的伟岸与雄浑。

两位没去合影的站在1旁轻松的谈论着甚么,其中1位年龄稍长的说,“南瓜虽好,但糖分高,不能每天吃,最好隔个34天吃1次。”

这时候,1直在观光大巴傍等候的导游,小步跑过来必恭必敬的对其中1位带队的说,“领导,吃饭的时间到了,该下山了,依照您的要求,今天特地准备了南瓜汤。”

3 : 南瓜头的几种吃法

南瓜头,就是南瓜藤的嫩头,我不知作别的地方有无人吃南瓜头,富阳肯定有。近1两年很少去菜场,但是,我现在每天经过的陈家弄里,每天清早,总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小摊。最多的还是菜摊,暑假里早上去上班,经过那里,总看到有人1手提着鲜绿的1把南瓜头昂首走着,我总忍不住停下来多看他两眼,像他人所说的——英雄所见略同。

我很小的时候就爱吃南瓜头。怎样吃也吃不厌。在我认为,蔬菜里,如果不加任何荤腥配料就可以烧出鲜味的,只有3种。第1种是菌。第2种是笋。第3种是南瓜头。菌类早就被人们熟悉了,只是我们这带的人很少有人会自己进山采摘。笋固然包括鞭笋和冬笋,它们仿佛可以成为山珍,夏天的干菜鞭笋汤,有人把它叫人参汤。白腌菜蘑菇冬笋肉片,是冬季是下酒的1个小炒,在饭桌上被点的频率最高。但挖笋好像是技术活,1般人不容易挖到,所以,连带着鞭笋与冬笋的价格也就高了。最平易近人的是南瓜头。我喜欢它的平民化。

最开始以为南瓜头很少有人吃。我很小的时候,祖母常炒给我吃。吃南瓜头的日子1般在5月或9月。5月,梅雨时节,下了很久的雨,南瓜藤疯1样地长。主藤上舒舒服服地长出89片叶子了,没人管着它们,因此。主藤开小差了,这个夹肢窝里生1个嫩头,那个夹肢窝里又1个,就想着侵占地盘,扩大权势。祖母这时候候就会绝不客气地扭下这些嫩头,只在几棵南瓜藤上清算1下,就够做1碗南瓜头了。

扭下来的南瓜头精神多好。它们1律食指粗细,手臂那末长。长了45片巴掌大的叶子。毛茸茸的,越到头上,毛越细越白也越密。摘下叶子,从梗部沿边掐住1部份,翻下来,咝—咝,断续了几下,就有1层薄透的衣被撕下来,微微的绿色,有很好韧性。就这样把1片片叶子都撕好了,再撕须。有人说须是南瓜头的精华。我没有单独试过,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。我以为须有些可怕,它们卷曲,细长,而且不容易撕,但也总本事着性子撕完。78月1般不吃南瓜藤,由于能扭的南瓜藤大多扭完了,只期望着主藤多长些老南瓜,喂家里那头总也喂不饱的猪。9月的南瓜头是有些老,大多是摘了老南瓜以后,南瓜藤大约还有多余的气力,又生出1些支藤来,但毕竟有些力不从心了,这些支藤总有些缩手缩脚的模样。

撕完南瓜头,接下来的事就是揉。放在竹篮里,把南瓜头揉成1团,有些像揉马兰头,揉马兰头是为了去涩。可揉南瓜头是为了把藤上的细毛揉去,去糙。然后像1般的蔬菜1样炒,大火,放1点蒜末,或1点红辣椒,装盘后碧绿,洁白和通红的样子,真好。

我母亲最近发明了1种吃法,就是把撕好的南瓜头直接放入沸水里1焯,然后捞起,往冷水里1放,色泽艳绿。炒好后感觉比揉搓的更好,少了那种糙的感觉。很多人都还不知道这类吃法。我有1天问我母亲,怎样会想到这类做法。就,懒得揉。原来,懒也有好处。

7月里吃南瓜藤的几近只有1次。那是农历的6月廿3,是吃新米汤圆的日子。我问过很多人,都不知道有这样1回事。听说虹赤以里才有这样的风俗。我觉得很奇怪。更让人奇怪的是我家的新米汤圆会用南瓜头1起烧。这类味道,好吃得简直没法形容。没吃过的人肯定没法想像这类味道。1般人家的汤圆,里面包点芝麻馅,甜的吃。我家的新米汤圆实心,烧汤圆前先备好南瓜头。撕好,揉碎,准备好猪油。在锅里放水,放点盐,烧沸,将汤圆放入沸水里。几分钟光景,就看到那些浑圆的小球上下翻滚,有几个可能就在水面上不停地翻筋斗。把揉碎的南瓜头稍切几下,放进锅里,沿锅边铲几下,不1会儿,眼前出现1幅异常的画面,雪白的汤圆,碧绿的南瓜叶,仿佛1个高手的杰作,像是翡翠盘里的珍珠。放少许猪油,马上起锅。不用味精,也不放鸡精。放了就太鲜,太腻。

我常想,如果有1天我可以退休了,我就住到山里去,自己种南瓜,那时候,就能够餐餐吃南瓜头了。

预防乳腺癌要注意什么
悦而维生素D3滴剂
悦而维生素D3滴剂好吗

猜你喜欢